最近天氣變熱了,今天來談談使用其他語言做催眠的情況。

常聽到大家會問的問題:「不同國籍催眠術師可以對外國人催眠嗎?語言有隔閡怎麼辦?」

舉例來說:日語和韓語儘管語言類似,通常還是需要會透過翻譯人員才能做催眠。

 

 

然而,用日語和中文做催眠時,會比較費力氣,因為日語有很多擬聲詞,相對中文比較少。

例如「yuru yuru」「yura yura」「powapowa」等日語狀聲詞,中文沒有相對的詞語可以在催眠時使用。

此外,中國的催眠術沒有魔術字詞,很辛苦,在思考的瞬間無法直接想到。

日本催眠俱樂部的老師因為有非語催眠的技術,能彌補語言催眠上的不足,

但是仍然在想辦法處理這個問題。所以我們覺得用語言催眠的人會有點辛苦。

最重要關鍵應該是在如何深化眠狀態。

在國外的催眠活動也還挺有趣!